山村幼儿园计划——服务最底层20%儿童的学前教育

山村幼儿园计划”是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于2009年发起的一项社会试验项目,目的是探索符合中西部山区特点的学前教育普及方式。项目主要做法是:在试点地区招募符合条件的幼教志愿者,将村里闲置房舍资源布置为活动场地,志愿者经过培训后以“送教入村”方式为幼儿就近提供早期启蒙教育。

一、项目源起及背景

2009年前后,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在广西、云南的农村调研时,在乡镇看到很多民办幼儿园,活动场地十分局促,办园条件也非常简陋。随后,基金会到青海、贵州等多地走访,发现农村学前教育在当时存在一些突出问题:如有限的学前教育经费主要用于县城公办幼儿园,乡镇以下基本没有公共投入;村级以下学前教育主要依靠“小学化”倾向严重的小学附属学前班;贫困地区民办幼儿园多数设施简陋、场地拥挤,存在安全隐患。 随着国家对学前教育重要性的认识,2010年颁布实施《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纲要》提出重点发展农村特别是贫困地区学前教育,2020年全国学前三年入园率达到75%。根据教育部统计,2015年75%的入园率目标已经提前完成,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进步。解决剩下20%孩子的入园问题,将会是普及学前教育的最大挑战。那么剩下的孩子是谁?他们又是怎样的生活状态? 2009年,基金会同事在广西农村驻扎一个月,深入走访了居住在大石山区的许多学龄前幼儿家庭。走访家庭中的年轻人多数在城市务工,孩子跟随祖辈生活。面对陌生人,这些孩子的普遍反应是选择一个认为安全的地方躲起来,或者低头拒绝任何交流。 2011年启动的两期学前三年行动计划,推动各地新建、改扩建了一大批农村幼儿园。但新建幼儿园主要分布在乡镇或者人口集中的大村,这意味着:偏远农村的幼儿入园,要么需要校车接送,要么有看护人在乡镇或县城幼儿园陪读,这无形中增加不少额外支出。以革命老区甘肃省华池县为例,幼儿家庭租房陪读,一年的房租、生活费、幼儿园收费,核算下来大约8000-10000元。这个数字对贫困家庭来说,根本无力承担。 基于大量实地调研和专家论证,基金会在2009年和青海省乐都县合作(2013年,乐都撤县设区,成为海东市乐都区)启动“山村幼儿园计划”,目的就是探索怎样让偏远山村的孩子,就近享受到学前教育机会。

二、项目的主要做法

针对农村贫困地区的交通条件、经济水平,山村幼儿园尽量遵循操作简便、成本合理、服务可及和质量保障这四方面原则开展工作。项目主要做法可以概括为三点: 第一、分散设点、就近入园。按照“条件具备、相对集中、方便集散”的原则,由县教育局和乡镇中心校负责,在幼儿人数相对集中的村庄开设“山村幼儿园”。幼儿园主要设置在小学闲置校舍、村委会或租用的民居里,方便年迈的祖辈送幼儿入园,同时也降低了孩子在路途上的安全隐患。 第二、注重培训、保证质量。幼儿师资匮乏是学前教育发展的突出问题。山村幼儿园通过招募幼教志愿者来解决这一难题。志愿者赴“山村幼儿园”组织开展教学活动,提供全职服务,并每月享受一定的生活补助和交通补助。此外,志愿者定期参加由县教育局安排的多种形式的培训活动,不断提高自身工作能力。 根据2015年底的统计,志愿者全部来源于项目县有相关教育经验的年轻人或大中专毕业生,平均年龄为28岁。其中:32%的志愿者具备大专及以上学历水平;54%的志愿者考取了教师资格证。山村幼儿园为志愿者提供了服务家乡的就业机会;通过在工作中不断培训,很多年轻人也成长为当地学前教育的中坚力量。有的试点县通过解决志愿者三金,或在教师招考中为符合条件的志愿者加分等措施,鼓励志愿者的成长和发展。 第三、营养和教育并重。考虑到农村幼儿饮食结构单一、微量营养元素缺乏的问题,项目借鉴国际经验,向幼儿提供课间点心。2016年起,基金会和安利公益基金会、中国少年儿童基金会合作,向幼儿提供含十多种微量元素的幼儿营养咀嚼片。同时,对依托在小学、具备做饭条件的山村幼儿园,鼓励为孩子提供一顿营养午餐。

三、项目范围及服务对象

经过长期摸索实践,山村幼儿园在解决偏远农村入园难问题上取得显著成效,得到幼儿家长和社会各界一致好评。2012年,基金会面向社会募款并在中西部更多省(区)推广山村幼儿园模式,扩大项目覆盖范围。截至2016年9月,基金会和地方政府合作,共在青海、贵州、湖南等8个省(区)的12个县(市),设立山村幼儿园1100余所,招聘幼教志愿者1192人,在园幼儿3万多人。 山村幼儿园增强了地方政府对普及村级学前教育重要性的认识,并进一步撬动地方财政投入。部分试点县参考山村幼儿园模式,相继制定当地发展农村学前教育的具体措施。如贵州铜仁市在总结松桃县试点经验的基础上,出台了《铜仁市山村幼儿园建设两年行动计划(2014—2015年)》。铜仁市共投入财政资金1.5亿元,建成山村幼儿园2005所,全市农村学前教育资源覆盖率从不足10%实现全覆盖,有效解决了4万余名农村幼儿入园难问题。阿勒泰地区2015年底启动“雏鹰工程”,地区财政设立专项基金奖补“山村幼儿园”,直接推动农牧地区学前三年入园率高达90%以上。 山村幼儿园主要设置在贫困人口集中分布的偏远农村,这里的孩子不少是留守、贫困及单亲家庭的儿童,是最需要帮助的群体。2016年3月,基金会根据试点县对精准扶贫工作中建档立卡家庭的统计,山村幼儿园16000余名幼儿中,有24%的幼儿属于精准扶贫对象。山村幼儿园为这些对需要帮助的孩子的学前教育提供了兜底和保障,是现阶段正规幼儿园无法覆盖全部幼儿时非常必要的延伸和补充。

四、项目研究及效果

为了检验山村幼儿园的运营成效,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委托华东师范大学周念丽教授及其团队对项目进行第三方评估。该团队从已经开展山村幼儿园项目试点的8省12县中随机抽取甘肃华池县、青海乐都县、山西兴县、新疆吉木乃县和甘肃华池县五个地方,选取未入园儿童、山村幼儿园儿童(以下简称“山幼儿童”)、县城幼儿园儿童(以下简称“县幼儿童”)三类共856名,从心理测评、游戏测评、绘画测评三方面进行了科学、严谨的评估。 评估发现五地山村幼儿园有一个共同特征:比较县城幼儿来说,山村幼儿园幼儿比较优越的地方是社会情绪和动作,这是比较显性的能够在较短期内获得发展的两个维度。但在需要长期积累的语言、认知以及游戏和绘画技能维度,山村幼儿园幼儿相对比县城幼儿薄弱。所有测评维度上,山村幼儿园幼儿都显著优于散居儿童。可见,山村幼儿园显著缩小了未入园儿童与县幼儿童在心理测评上的差距。 此外,基金会调研过程中做的大量入户访谈和问卷表明,山村幼儿园不仅促进了农村儿童健康成长,为幼儿特别是少数民族地区幼儿进入小学做好准备;还减轻了贫困家庭经济负担,受到农民家长的由衷欢迎。

五、政策建议

为社会底层的儿童提供学前教育机会,构筑向上流动的渠道,是防止贫困代际传递的根本途径。实践证明,送教入村是解决贫困农村儿童学前教育的有效办法。建议国家把解决连片贫困地区村一级学前教育作精准扶贫的重要手段,让这些地区的幼儿在自己的村里就能接受到系统、适宜的学前教育。